《长津湖》电影中有一个情节,估计很多人都没有看到,或者没有注意到,其实这个情节正是这部电影的精髓所在,他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解释了我们的中国人民子弟兵为什么那么英勇无畏,那么前赴后继不顾生死的去战斗,而相反,为什么美国大兵以及那些号称要来东亚“解放”朝鲜半岛的“联合国军”们的几十个国家的军队,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却最终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就是电影中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入朝部队动员大会上的讲话,他说,今天自己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老乡,拦住了自己的车子,要求去朝鲜战场打美国鬼子,宋时轮就问,你为什么要打美国鬼子啊?那位老乡就说,我们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土地,现在美国鬼子要来抢回去,让我们重新回到吃不饱穿不暖的黑暗社会,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不被重新夺走,我要上战场打鬼子!

这就是我们的战士心中最朴素的理由,刚刚过了几天好日子,能让美国鬼子抢走吗?就像今天,我们正经历着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这样国富民强的社会,享受着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好的时代,如果这时美国鬼子或者任何一个强盗要来侵略我们,掠夺我们的成果,剥夺我们享受的好日子,那么,我们的战士会答应吗?我们的人民会答应吗?

绝对不会,没有一个中国人会答应,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保护自己拥有的一切!所以,这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钢少气多的根本原因。

相反,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们,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实质上却是来掠夺别国的财富来的,攫取别国利益来的,他们在朝鲜战场上打仗不会损失到自己的财富、自由以及所享受的生活,唯一的可能就是损失自己的性命,而一旦自己的小命没了,一切都没了,只要保护好自己的性命,就可以依然享受一切,所以,这些人在两军对决的时候,才会钢多气少,因为保命要紧。

所以,读到这里,你就会理解了在70多年前的朝鲜战场上,为什么我们的志愿军战士能够创造出那么多的奇迹,理解了我们的子弟兵们可爱的样子。

这个人是美国的荷兰移民后裔,出生在新泽西州,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被传奇般的解职后,马修·邦克·李奇微也在担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不到1年的时间就接替了高傲的麦克阿瑟的所有职务,李奇微离开美第8集团军后,也不知道是谁的推荐,来到了朝鲜战场,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

可能是他的同学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的推荐,没办法,美国也是讲究同学关系的,据说,詹姆斯·范佛里特在西点军校学习的时候,他们那一届毕业的164人中,有59人成为了将军,由此那一届被称为“将军班”,而这个“将军班”最有名的两个人,一个是后来成为总统的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另一个正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这两人当时都是美国的五星上将。

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他的同学艾森豪威尔已是上将,布莱德雷也是少将了,而范佛里特还仅仅是个团长,当有人问他有何打算的时候,他也只能悲哀地说自己只期望在训练场上训练出一支一流的部队。

说是这样说,为了当上将军,范佛里特还是上了战场。在诺曼底登陆时,范佛里特在乔治·巴顿的第4师当团长,在这次登陆战中,他率部队抢先攻下滩头,一天之内获得3枚勋章,还得了一枚英国勋章。

这时候,他的老同学奥马尔·布莱德雷开始为他出头了,他认为大权在握的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对范佛里特有很大的成见,或者范佛里特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不然为什么不让如此杰出的人指挥一个师呢?不久,布莱德雷便找到了答案,由于马歇尔参谋长对人名非常健忘,竟把一个与范佛里特的名字十分相近而酗酒闹事的人搞混了,并且将这种混淆传给了陆军地面部队司令莱斯利·詹姆斯·麦克奈尔。

那天,麦克奈尔到法国视察战况时问布莱德雷:谁干得最出色? 布莱德雷肯定地回答:最出色的要数范佛里特。

可惜他有酗酒的怪癖,对吗?麦克奈尔说。 天哪!你搞错人了,范佛里特绝对不会喝酒。布莱德雷急忙辩白道。 什么!麦克奈尔大声说,表示不相信。 你说的那个人不是范佛里特,我认识他。布莱德雷补充道。 不公正的事情很快结束了,马歇尔承认了错误,100天不到,范佛里特火箭般的提升当上了第3军军长。

这就是老同学的好处。后来,他的老同学艾森豪威尔总统在他的一本书中为他镀金,大说特说汉城是在詹姆斯·范弗里特将军担任第8集团军司令之后收复的,那意思,如果不是范弗里特,马修·李奇微根本不可能收复汉城,这个说法让李奇微很是生气,他辩解到,这不是事实,在我们收复汉城一个多月之后,范弗里特将军才接替了指挥职务。

不过,在中国,范弗里特的名声却没有李奇微的名声大,一个小小的军长而已。但是,在美国,特别是美国军方,却有很多人都在贬低李奇微,说正是李奇微的懦弱和嫉妒让范弗里特很多的计划无法实施,像什么绞杀战和磁性战术什么的都是范弗里特的创意,不过都被他的上司李奇微盗用了,就像麦克阿瑟盗用李奇微的“撕裂者行动”计划一样,那意思,大有如果不是李奇微,范弗里特就有可能打胜了这场战争的叫法。

但是,从范弗里特进入朝鲜战场开始,全世界都明显地感觉到,这又是一个战争狂人,他不断的希望扩大战争,所以一刻不停地制定了一个又一个的作战计划,从元山港登陆计划,到什么“摊牌计划”,到上甘岭战役,都是以歇斯底里的轰炸为其计划实施的保障,这个最崇尚唯火力制胜的战争狂徒,在朝鲜战场上获得了一个最的名声,叫着范佛里特弹药量,在对983高地的攻击时,九天消耗的炮弹就高达36万发,平均每门炮每天350发,这种如野兽一样、违反人伦的嗜血般屠杀行为让中国人民志愿军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不知道他在自己最后的岁月里有没有向上帝忏悔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不过,我相信,他不会有任何忏悔,因为他安稳而毫无愧意地活到了100岁,我知道,在弱肉强食的西方国家里,世界本没有人伦,只有相互杀戮的丛林法则。

事实上,范弗里特弹药量,从他踏入铁原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让全世界为之震惊。

5月20日开始,李奇微下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共3个军14个师以及1个旅、2个旅团的兵力,另有3个师3个旅为预备队,兵分三路向志愿军反扑:

左路,也就是东线军在军长爱德华·马洛里·阿尔蒙德少将的指挥下,美陆战第1师、美第2师、美第3师、南朝鲜第7师、南朝鲜第8师、美第187空降团、南朝鲜陆战第1团,以横城为后方,向麟蹄—杨口方向进攻,南朝鲜第5、第9师为预备队。

中路,也就是中线师、南朝鲜第6师,以南汉江畔的杨平为基地,在战线中部朝加平,春川、华川方向进攻,英军第28旅为预备队;

右路,西线旅,以汉城为后方,在战线右翼黄海一侧,沿通往铁原的议政府—涟川—铁原轴线实施攻击。

事实上,在这些所谓的反攻的敌军中,东线兵力虽然最多,但对志愿军威胁不大,这条战线主要是山区,正是志愿军最擅长的山地战作战地域,连李奇微都说,一般道路狭窄或者无路可行的地区,以及我们的补给品不得不依靠肩扛手提运上山岭的地区,我们是永远也无法取胜的。何况美军第10军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先生毕竟是曾经在长津湖战役中打得落荒而逃,对中国人民志愿军有着巨大的阴影。所以在这条战线个军,并有朝鲜人民军主力第2、第3、第5三个军团配合作战,尽管美军最负盛名的纽曼特遣突击队就在这一区域,但是面对山区灵活运动的志愿军战士,美军根本无法打出精神来。

然而,西线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指挥,作为刚上战场就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的范弗里特来说,他和李奇微有着共同的想法,那就是迫切地需要在朝鲜战场上建立自己的功勋,而且,这两个人从前期以旁观者的心态对朝鲜战场上各次战役有过冷静的剖析,对志愿军的打法经过了无数次推演,自然有着一种积极的心态,再加上志愿军高层将领对这个人还是初次接触,这样一来,一切就变得非常危险了。

在中线军,敌人利用其火力和机动的优势,渡过洪川江后迅速攻占加平和春川,并在鹰峰一线包围了后撤动作迟缓的志愿军180师,经过激烈战斗,除师长郑其贵等得以突围外,大部分官兵牺牲或被俘,这是志愿军战史上遭到敌军毁灭性围攻打击建制最大的部队。但是,正是由于180师英勇顽强的抵抗,极大地吸引了美军在这条战线上的主力,最终迟滞了美军的攻击进程,当美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结束了对180师的进攻,整顿好部队继续向前推进时,从右翼赶来增援的志愿军第20军已经抵达达加平和春川背后的华川,完全堵住了战线的缺口。

最要命的是西线,这里位于汉城西北一带,是日本殖民朝鲜时道路交通最发达的地区,地形多为平原丘陵,是朝鲜少有的平川地带,因此更加适合美军机械化部队快速推进,他们的坦克和重炮,在这里如鱼得水,即使有一些低矮的小山,但在美军的坦克下,似乎可以直接将它们碾平。这一切对于装备较差,机动性不强的志愿军来说是最危险的作战地域,美军一路突进的过程中,密集的弹幕给不断试图重组防线的志愿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而且,这一路的美军正是由范佛里特亲自率领,刚上战场的范佛里特像疯了一样的向前狂冲,他号称要彻底歼灭发动的第二次春季战役中的中国军队,提出所谓捕捉中国军队战术,在直线平推战术的基础上,增加机动力量,强调在战场上的野战式作战,突破前沿后即向对方的根部猛烈突击。后来,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王近山跟毛主席汇报时,说到范佛里特,说他学会了毛主席的“16字作战方针”,吸收了中国军队迅猛穿插、切断后路、迂回包围等战术特点,并在此次战役中大用特用。

在敌军面前的是率领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9兵团的63军、64军和65军,以及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本来是一字排开,相互掩护撤退的一个计划,然而,由于南朝鲜第1师的进攻,北朝鲜第1军团撤退至江山一线,致使肖应棠军长率领的第65军右翼完全暴露,不得不自议政府、清平里一线撤退,为了保持防线不至于崩溃,彭德怀命令第65军无论如何要在议政府一线天。

可是,在美军的迅猛攻击下,不到五天,第65军的阵地就被美军突破,这样,中国第3兵团和第十九兵团之间本来就存在的缺口完全裂开,美骑兵第1师、第25师、英28旅、加拿大旅和南朝鲜第2师,沿着这个缺口,不顾一切,利用机械化部队的快速突破,向北猛烈穿插,5月26日,美军打过三八线、铁原,朝鲜战场的第二个仁川。

在志愿军司令部里,一直紧张注视着地图上战役局势的彭德怀、邓华、韩先楚、洪学智、解方等将军,对于范佛里特的这支西线美军部队的迅猛突进,心中不断地发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彭老总突然指向地图,用力地点了点地图上的一个位置,狠狠地说到,顿时,所有人的眼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地图上这个不大的地方,每个人心中都是一沉。

铁原位于朝鲜半岛中部,与平康、金化构成一个战略意义十分重要的铁三角地区。这里山脉连绵是阻挡美军北进的防御要地,同时还有三条铁路、多条公路交汇,是个交通枢纽,是平壤到汉城的铁路必经之地,更是转运物资、囤积兵力的交通枢纽,因此该地也是志愿军的一个核心后勤基地。

此刻,铁原还囤积着志愿军大量的补给物资,以及数千名志愿军伤员,第五次战役后撤的部队也正在东西两线上逐步向这个位置后撤,然后补充弹药给养。铁原以北就是平原,如果铁原落入敌手,美军将最大限度地发挥装甲部队的优势,彻底切断志愿军的北撤之路,可以从右翼将志愿军包抄合围,那么,在铁原以南的志愿军三个兵团和朝鲜人民军一个军团,就会成为美军的口中之食。而志愿军在开城-平壤方向上,既没有足够的机动兵力,也没有预设防御工事,人民军主力尚在左翼远端,如果美军向前推进,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前进了。

这和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时的情况简直如出一辙,都是将对方主力拦截在南方,然后合围截杀,再然后,集中兵力大摇大摆地走完北方,抵达鸭绿江。唯一不同的是,麦克阿瑟是通过从海上登陆,打垮北朝鲜人民军,而李奇微将军,是通过陆地上的疾进,攻占志愿军主力必经的铁原,打垮的是中国军队。

有人说,有些危言耸听了。自从麦克阿瑟被撤职后,当时的美国国会以及杜鲁门总统对在朝鲜半岛越过三八线,态度消极,再也没有全部占领北方,饮马鸭绿江的作战计划,并且派李奇微到朝鲜战场上,是想要保住南朝鲜地盘就行,体面的结束朝鲜战争就可以了。

可是,在第五次战役中美军最初的计划并没有包含铁原,但为什么后来会打到铁原呢?一有机会,谁不想打啊,就是杜鲁门总统也不会放弃这扬名立万的时刻,不想打,事实上是因为打不过去而已。

李奇微后来说,由于轻而易举地抵达了临津江,他甚至想进而推进至临津江与礼成江之间的广阔沿海平原,……所以,他打算改变原计划准备以第1军以及第9军的左翼部队朝铁原方向运动。战场上的结果让李奇微得意忘形!

据说,当时美国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时代周刊》面对李奇微在战场上的胜利,大大地将他宣扬了一遍,那篇文章就是“铁原,朝鲜战场的第二个仁川”,它将李奇微抵达铁原的迅猛穿插描绘成为决定朝鲜命运走向的历史节点,认为其功绩不亚于麦克阿瑟所发动的仁川登陆战。鉴于此,文章大肆夸赞李奇微的“丰功伟绩”,认为这是对红色中国军队实施全歼,彻底扭转战局的最好机会,是李奇微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高峰,其功绩甚至超过美军历史上的众多名将,并且发出呼吁,希望国会能够颁布特别法令,晋升李奇微为五星上将。

这份美国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权威政论杂志,将李奇微捧到了天上,极大地激发了李奇微要夺取铁原的决心,一旦自己能够完成这样一场战役,迎接他的将是全世界响彻云霄的欢呼。

此刻站在空寺洞志愿军司令部里面的彭总,却没有李奇微那样奇奇怪怪的想法,面对已经推进到距离铁原不足20公里的地方,站在铁原方向就能看得见铁原的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彭德怀似乎能够猜得出李奇微和范弗里特在想什么,他站在空寺洞的洞口向铁原方向遥望,南边布满乌云的夜空,不时地被爆炸的火光照亮,而身后的爆炸声听得更加清楚,那是美军飞机对中国军队后方的铁路和公路线进行不间断的封锁,是李奇微所谓的“绞杀战”。

无论是从目前铁原现有的局面来说,如大量物资还在紧急转移中,各机关人员以及伤员还未完全撤退,还是从志愿军各部队后撤的情况来说,各志愿军部队多少天没有得到物资补充和休整,连续面对敌军强大火力的不断追击纠缠,已经到了极度疲惫无法持续的局面,不能再撤退了,无论是从军事上还是政治上,无论是从道理上还是心理上,这里都是中国军队必须守住的最后防线,最起码目前不能退,不然就真的垮了。

他不断地发出命令,司令部里面的各话务员也都不停地呼叫着各线部队,询问哪一支部队能够快速赶到铁原,堵住范弗里特的机械化、摩托化部队。

突然,副司令员邓华将军急急地跑过来告诉彭总,19兵团有一支部队离铁原最近,而且还是目前为止一个比较完整的部队。

“傅崇碧的63军!”邓华轻声地告诉彭总,又接着说:“这个同志斯斯文文的,是个儒将型,不知道行不行?要说,这种硬仗还得用梁大牙(38军军长梁兴初)来打。”

于是,还在撤退途中的63军接到志愿军司令部的电令,死守铁原15-20天。这支刚打完第五次战役第一和第二阶段战役的部队,没有经过任何补给和休整,便立刻投入到这场关乎着志愿军生死的战役中……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